132G巨量大数据全生态链就业课程

2022-05-03 09:51:36 xudabang

在常规市场制度中,何种情况涉及家长制管理是很让人困惑的。怎么能说“除非你进行了积极选择,否则你将无法拥有一双鞋、一台平板电脑、一部手机或者一个鱼钩”是家长制管理呢?这是一个好问题,但并不应被视为反问。再次重申,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该种系统中的选择框架使用强制手段的原因。

确实有很多正当理由支持自由市场和积极选择,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完全和家长制管理无关。其中一些理由提到了效率,另一些则提到了自治。但是假设我们认为积极选择是确保人们发展出某种特性或品味的一种方法。假设这个观点是,选择者获得了独立、自我满足和某种主动性,而一个(基于背景权利的)自由选择系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而被需要的。假设它的目标是为了支持和提升自我动因的能力。从某些重要的角度,这些能够被认为是家长制管理的正当理由。

对于那些强调选择自由的重要性的人来说,这个观点并不陌生,这一观点在穆勒捍卫自由的论述中十分重要。这个观点同样也是早期对自由市场的辩护。艾伯特·赫希曼(Albert Hirschmann)的著名论述认为自由贸易创造了某种特定的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基于宗教与道德的传统社会中的分立被人们的逐利行为所削弱。[1]对那些支持自由选择的人而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社会分化的减弱,而是培养敬业、有活力和见多识广的人。那些支持积极选择的人通常支持被哲学家称为自由完美主义的理论,这一理论包含了政府应当合理地促进某些优良品质,因为对于人们而言,拥有这些品质是最佳结果。从某种程度上说,积极选择提升了独立性、自我满足感和主动性,即使有一些人选择放弃选择,积极选择也可能是完美主义者的首选。不管人们是否希望拥有或行使他们自我动因的能力,提升人类自我动因的能力都是它要实现的目标。






首页
参与众筹
目录
得道
极克
看里想
商业财经
自我提升
工科技术
人文社科